凶车(贰)(转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我问他, 你是说附在A身上的不是脏东西, 而是神仙? 他笑着说, 没有。 说完, 他用眼睛看了一眼那群抽烟的人,

说道, 这群人里面有鬼兵, 你信吗? 这一次, 我更加困惑了。 我看了看A的家人, 正好数了十个人。 这十个人中, 有冥兵吗? 孩子? 在光天化日之下? 然后就像普通人聚在一起抽烟一样? 我们可以互相聊聊股票什么的吗? 说真的, 我不相信。 我悄悄地问秦以恒道:“你就坦白告诉我, 我看不到我是谁。” 按理说, 他们都是亲戚, 一定是认识的。 有些人是不正常的,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他也不在乎了, 低声说, 我刚点了根宫香, 很贵! 看看那些不抽烟的人, 大概是在闻香。 听完秦以恒的话, 我连忙扫视了一下, 果然有四个人不抽烟, 不过大部分都是女人, 只有一个男人。 我不禁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个男人身上, 但看了半天, 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再问秦以恒, 他也撇撇嘴, 说他只是觉得这个房间里有这种东西, 但不确定是附在人身上还是藏在什么地方。
        刚才那根香被当成贿赂了, 对我们没有害处。
        听了他的话, 我有些紧张, 然后心想, 鬼也是忍者, 不应该对人构成威胁。 跟秦以恒呆了一会儿, 觉得在房间里说话不方便, 就找个借口说去吃点东西, 然后就出来了。 A家想带我们去吃一些当地的名菜, 被我们拒绝了。 秦以恒出去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 说这种事情是不可预知的, 他想了想, 应该是A当时吓得魂飞魄散。 民间也有很多这样的说法,

碰巧死司机的灵魂离开身体的时候, 不小心进入了A的身体。 现在A的灵魂大概还在那辆杀气腾腾的车里。 今天来的鬼兵或者小鬼, 是来收集司机灵魂的, 但现在身体和灵魂不兼容, 他很难下手。 听了他的解释, 我有些豁然开朗。 记得小时候, 当我被什么惊到的时候, 长辈们总会对我大喊大叫, 而不仅仅是大喊大叫那么简单。 需要结合方位、方向等多种因素, 视情况多喊几声。 我和秦以恒在山海关古城逛了一圈, 吃过午饭, 下午就回到了A家。 这时, A已经醒了, 正在床上闹, 不停地喊着家人不要让他把我带走。 因为之前秦以恒给我解释过, 我立刻明白A指的是他, 其实就是那个来取魂的小子。 A的家人都围在床边, 既不能做任何事, 也不能只是看着。 他们都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 秦以恒让他们都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秦以恒低下腰在A耳边说了句, 等到他直起身子, A已经哭了, 泪流满面。 等A哭够了, 秦以恒冲她点了点头, 然后把我拉出来告诉外面的A家人, 天黑了, 你们每个人进去摸她的额头, 每个人只能一个人进来 ; 一个可以出去, 一个可以进来。
       A家人虽然不解, 但还是连忙点头。 不知道秦以恒做了什么, 他说的好像是在和身体说再见一样。 我问秦以恒, 他告诉我, 这是给鬼兵一个夺魂的机会。 我说服了司机, 他愿意转世, 但他不能让鬼兵这么大摇大摆地把他的灵魂带走。 虽然别人看不到, 但他一定知道我可以。 毕竟要给别人面子, 给阴兵下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