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百合(7一9)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七)老许头自已搬了张凳子, 坐在了娘对面。​“老婆子, 这辈子冤枉你了!我一个做木匠的, 娶了个人民教师, 老天爷待我不薄。今日都在, 好多话我藏了一辈子, 今日晚上就都倒出来, 死了也暝目了!”谁也不敢吱声, 老娘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泣。​“赵济乡, 我一辈子都没跟你提过, 我这条命是冯家老爷子给的, 解放前从河南避祸出来, 和我老子走散了, 孤儿寡母的, 不是冯家老爷子收留, 早就骸骨无存。我的姓名许广源都是冯老爷子给的, 我能读书, 学木匠, 没一件离得开冯家!”“老婆子, 你当年嫁给我这个外乡人, 我老娘待你可不薄啊!你怀着个身孕进我家门, 我娘可没说你一个不字, 为什么?我娘要报冯家人的恩, 保住冯家人的后!”“赵青山, 我是一千个不肯把大丫头嫁给你, 你老子赵济世缺了八辈子德, 问问你姑, 萌萌的亲爹是怎样死的?”“赵济乡, 你为了感赵家人的收养之恩, 说什么冤家易解不易结, 你考虑过我姓许的一点感触吗?我没有用, 可我得对得起冯家人, 为了赵青山, 萌萌认了冯家人, 你们赵家人以怨报德, 哪一个去了冯老四的坟上磕个头, 认个错忏个悔吗?”“周楠, 你爹是我师兄, 你一点都不象你爹, 当年要不是你爹, 死的不仅仅只要苑秀她娘, 她为了冯家认了全部的罪, 你爹还瘸了一条腿!把浩让许给你, 是我作的主, 赵济香, 你一万个不肯意。你是对的, 瞧他这副嘴脸, 天天舔闻家人的屁股头子, 祸患苑秀, 你对得起你爹么?你知道苑秀她娘可也是你叔伯姨妈呀!丢人啦!”​“闻家取得权势, 让闻放她娘成份欠好的历史问题全都扣在苑秀她娘身上, 冯家又倒了大霉, 墙倒众人推, 苑秀她娘是世上最洁净的女子, 老婆子, 你说是不是?”“苑秀当年跟了个男的去南京, 你们分明知道是冯梦远的小儿子苑清, 偏偏要睁眼说瞎话, 泼苑秀脏水。”​“此一时, 彼一时, 老婆子, 萌萌, 让让, 你们做的这些事, 有哪一点为小浩考虑过, 为我这个没用的老许头惦量过……”“赵济乡, 苑秀是个好丫头, 你们赵家不是冯家人解救, 有一个有命的不?人家失势了, 倒运了, 不伸手帮把, 还乘人之危, 是人嘛?闻家人会估计, 你赵家见风使舵, 反过来害冯家, 也不怕报应!”娘象个泄了气的皮球, 她娘家都是墙头草, 瞧瞧赵青山那副容貌, 大丫头, 二丫头也好不到哪里去, 赵家的模子!“闻家没两个好东西, 闻放人洁净, 所以我从不放一个屁……”“冯家人既往不咎, 还帮衬着赵青山, 你几个畜生, 还造苑秀的谣, 不依不挠, 苑秀……”老许头越许声响越小, 三丫头感觉不妙, 赶忙来扶住老爷子, 仍是瘫到了地上……(八)一屋子慌了神, 娘一下背过了气, 大丫头二丫头只知道嚎丧, 三丫头一边叮嘱赵青山周楠赶忙把老许平躺在地上, 用手挟他人中,

没有反应, 叫赵青山做人工呼吸, 拔120.一边叮嘱大丫头二丫头拍娘的背。
       “老子还没死, 嚎什么丧?”三丫头打电话听不清, 暴脾气又上来了。“人不要移动, 压胸!”平常都是人中宠儿, 一到要害时分, 都没了魂。幸亏三丫头见过局面。难怪奶奶在世总说三丫头投错了胎, 送子娘娘往老许家送早了一脚。到了县人民医院, 里边抢救, 外面斗嘴。我便是个罪人, 娘一边哭一边搧我耳廓子, 我跪在她面前任由她打!“妈, 你讲点理你, 好不啦!你不解恨, 我去买把刀来, 我俩个小的由你杀由你剐”, 唉!三丫头不惧犯公愤也要护着我这个百无一用的哥。“许浩晞, 这是什么时分, 你耍什么神威, 到你家男人哪撒野去!”“你俩男人都在,

一窝子怂货!”“你把爸气进抢救室还不行, 还要气死妈!”“冯苑萌, 你少含血喷人, 屁大点事你就借题发挥, 显现你在老许家的位置, 好啦!闻家冯家两家马屁没拍成, 把爸要弄没了!”​“哌, 哌, 哌, 三丫头, 你说点人话好欠好?”……闻放闻道来了。“妈, 对不住, 对不住, 都是我欠好, 对不住, 你不要怪浩然, 我明日就把偌偌带回家”, “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搭在我肩上。泪一滴一滴滴在我脸上………闻道来了, 三丫头也不必忙前忙后了, 全部听闻道组织, 连夜从省会请心血管专家往这儿赶, 这边几个医院领导专家一向也呆在手术室内……冯苑平也来了!“姐, 姐夫, 你们起来”, 冯苑平把闻放拉了起来, 我关节不听使唤, 站不起来, 一辈子软骨头。赵青山见势抱着我的腰将我连拖带抱弄到长椅上, 闻放把头埋在了我怀里, 紧紧地抱着我, 不断地抽噎, 嘴里一个劲说“对不住”。引过自责有什么用, 说多了大丫头二丫头正好委过于人, 掩过饰非, 心安理得。大丫头二丫头挨着老娘的坐着, 三丫头屁股上长了钉, 抢救室门外的走廊丈量了千百次, 便是个操心的命。有闻道在, 也没有必要再劳累冯苑平, 折腾医院领导,

三丫头就将他打发走了。周楠电话一向没歇, 大角色忙里偷闲, 小角色无事找忙, 大角色忙策划, 小角色忙交集。来了一拔走了一拔, 也没心思客套。老许头进抢救室三四个小时了, 详细的情况要等省会的专家来会诊。赵青山弄来了吃的喝的, 娘喝了几口水, 大姐二姐什么也没吃, 眼泪水叭嗒叭嗒淌个没完。闻放劝我去吃点, 本来就没吃晚饭, 肚子争不了气。“许浩然, 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平常你眼泪水比那个都多, 今日没见你滴一滴, 你有良知不?”二姐嘴上说手就来抢我的碗, 饺子、汤水拨了一地。“二姐, 你有什么气对我撒”, 三丫头把碗往垃圾桶里一扔, 也不吃了。从小到大, 我全部的体面都是三妹争来的, 真实可悲。“许浩晞, 就你能, 你能吃人不?”周楠赶忙把二姐拖走, 许家的丫头就这个德性。
       省会的专家来了, 会诊了, 说抢救没多大含义, 肝癌晚期, 加上突发性心梗, 准备后事吧!老许头一辈子没病没灾的, 说没就没了。一辈子没让人操过心, 死也死得这么爽性, 不牵丝攀藤。娘晕死了曩昔, 送进了急救室。哭声一片, 闻放一个人坐在长椅, 嘴里不断的嘀咕, “都是我欠好, 都是我欠好”, 再疼爱, 这个时分也顾不上, 这辈子, 谁挨上我这么个东西, 注定苦楚倒运!(九)清晨四点。从手术室把老许推了出来, 他眉宇之间仍是那么安然, 没有一点点苦楚的色彩。闻放象发了疯似的扑向严寒的手术推车, “爸, 都怪我欠好, 爸, 爸, 都怪我欠好……”​“姐, 姐, 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 姐, 姐……”, 闻道近乎衷求的声响, 听得人胆颤。闻放从小到大, 顺风顺水, 没通过什么事。“嫂子, 不关你事, 怪就怪咱们三个丫头生事”, 我要有三丫头这么个本领, 也闹不出这么多荒唐事。
       大姐二姐眼泪水象溃了堤的黄河, 再也不忌讳三丫头说些什么。十分困难才把闻放安静下来, 闻道问我计划怎样样组织。这个时分, 除了听三丫头的, 我又怎样?三丫头说等冯家老一辈来了再说, 爹说他的命是冯家人给你, 后事也只能听冯家人组织。死者为大。闻道打发人组织了冰棺, 车子, 先把老许头弄回家, 天亮了再去请冯家冯老迈。一番曲折, 把老许头带回了家。二姐二姐夫留在医院照看娘, 大姐大姐夫跟着回老房子。大姐天不亮就把冯苑平又招待来了, 让他先组织香、纸、蜡烛、孝衣……赵家人前前后后来了一大堆, 叫大姐拿个主见,

怎样办凶事。大姐说谁也不能违了老许头的愿, 等冯家老一辈来了才干确定, 赵家老老少少多多少少有点不满!三丫头左叮嘱右吩咐, 要我照料好闻放, 别在出什么厶蛾子, 其他的我不必管。天一亮, 大姐大姐夫便去冯梦远家报丧, 闻家周家的也陆陆续续的来了……岳父岳母带着偌偌来了, 偌偌从未见过她妈妈魂不守舍的姿态, 抱着闻放就声泪俱下, “偌偌, 爷爷没了, 都怪妈妈欠好, 妈妈欠好……”岳父要去招待旁人, 岳母坐下来陪闻放。看着闻放这般容貌, 岳母老泪纵横, 责怪自己没把工作处理稳当。
       ​七点多, 冯梦远来了, 三丫头要我去给伯父磕个头, 请他拿主见。冯梦远跟岳父商量了一下, 凶事尽量简单点, 苑林正午就会从省会赶回来同闻道一同筹办详细业务, 把赵家周家撂到了一边。闻道组织人在宅院内搭了灵棚, 请了八仙, 设了香案, 叫来了做流水席的班子……依照三丫头的意思, 不收礼, 不放鞭炮, 不奏丧乐。老许头一辈子做手工, 喜爱安静, 吃百家饭的, 凡是来祭拜的客人组织吃一顿饭, 算是还了我们的情……正午时分, 孝衣孝布全都备好了, 许家大院沉浸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之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