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农运会,几多血和泪

       ——我经历的南阳农运会前奏我是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汉冶办事处老庄居委会的一名村民。
       祖辈在这里生息, 现在我的房子被zf强行拆迁了, 不能说是家破人亡吧, 但是在我心里, 和家破人亡又有什么区别呢?从此, 我对zf只能说是没有半点好感。我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 父母是非常非常普通的农民。父亲六十年代的时候, 在北京军区当过兵, 后来退伍在家务农, 然后又在我们当地的卷烟厂拉了十几年的人力车。那种车子足有两吨重(不要说我夸张, 如果你见到了就相信了), 现在将近七十岁了, 在我们当地扫马路。母亲和父亲几乎一个样子, 都在打扫马路。我呢, 工作十几年了, 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地工作, 职称与我却如镜花水月。所以说, 我们家就是一个无钱无势的底层劳动人民。简介了我家, 再来说我们南阳。近来, 南阳轰轰烈烈地为了农运会搞着大规模的拆迁, 几乎把城区扩大了两倍。首先说农运会。里面会有农民吗?我想全中国人都知道, 不会有的。在我们小学, 历年每到农运会的时候,

就会有若干去顶替做一回赛场上的农民。这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但是还搞的和真的似的。为了农运会, 大搞拆迁, 当时我们当地元庄的村民集体去上访, 但是不了了之。还有一位农妇为此负气喝了农药死亡。这些事情都被压了下来。事后, 元庄村遭到了极其严格的对待。
       这是杀鸡儆猴。效果也是有的, 后来周边拆迁的时候, 这些事情被官方拿来做反面教材, 农民更是得到了教训。拆啊, 建啊, 农运会九月即将召开, 拆了这么多, 现在的拆迁已经不是为了农运会, 名称已经悄然换成了“城中村改造”, (我有很多证据, 如果需要, 我随后上传)但是对外仍旧是zf主导, 直到白纸黑字摆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却发现这不是为国家做贡献, 因为你面前的所有协议上都是一个不知名的拆迁公司和房地产商,

而名字就叫“城中村改造”, 这还是为了农运会么?就是为了有些人的红顶子和钱袋子罢了。这也就罢了, 自古说“民不与官斗”, 我认了。拆迁过程中种种不公, 区级、村级官员大肆舞弊、贪污受贿这也不说了, “穷则独善其身”, 我不能力挽狂澜, 只求自己利益不受损好了。单说我家, 我家前后都有住宅, 这些房屋在拆迁之前扩建了很大的面积。(这些东西, 说不合理也合理, 因为那些地方原本是农民的院子, 谁不想多拿点?总比官员在租来的房子里种满树木空手套白狼强吧), 而我老实巴交, 就属于别人说的“圣人蛋”,

以为多少赔点拉倒了, 所以就没有扩建房屋。以至于从空中看, 我家周围就像一个放倒的“凹”字, 我家足有六米的院子没有扩建成房子。而前面的一家甚至于只用泥巴垒了两尺高的一堵墙, 也说是房子。结果, 拆迁队伍就像鬼子进村, 前后都赔偿了,

就我家不赔偿。后来送了两条烟, 说你家东面的六米只能给你算四米。不能全算给你。(你知道官员多腐败, 村门口的道路都被官员报成好几层的房子瓜分了, 我家却不给。)(后来说明就是要整你, 没什么理由, 看你们无权无势)不过, 你说拆迁和以前相比没有半点进步也不对。村里的诸位大神说了, 我们是文明拆迁, 不断你们电。持续了有半个月, (下面是关键)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校领导电话, 校领导说你房子再不拆迁, 就把你的工作停了。又说, 知道不, 某某某父子被一群人趁天黑打折了腿, 扔了两万块钱让给看病, 犯的着吗?说实话,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但还是那句话“民不与官斗”, 我实在不愿意闹。我就回家劝父母, 但是那是父母几辈子的热土啊, 二老死活也不同意。没有办法, 我和父母大吵一架, 自己代替了父母签订了屈辱的拆迁协议。但协议虽然签了, 父母还是不同意搬走, 甚至于拿着铁锤说要砸死我这忤逆的儿子。事已至此, 我还有什么办法?可是拆迁指挥部的大神们随后给我打电话, 又说, 你们再不搬走, 再不同意, 不但停你工作, 还要抓你, 还要你们家的房产证, 没有房产证一点也不给你们。你们说, 这个时候, zf是什么?他们还要不要脸?农村的房子, 几个有房产证的?假如按照这个标准, 把南阳农运会拆迁的都翻出来, 有几个合格?这些不要脸的官员们。也就是说, 威逼利诱, 无所不用其极。七月九日, 开始强拆。当天把我父母和姐姐强拽出来, 关在了村委。东西都砸在了里面。我姐姐当场气出了心脏病, 晕倒进了医院。自己负担医药费,

没有人管。今天勉强出院。我才坐在这里, 写这些东西。强拆后, 母亲坐在拆迁指挥部门口三个日夜。没人过问。父亲在医院强忍气愤照顾姐姐。这就是我的中国, 这就是我热爱的祖国。我不能说祖国不好, 但是起码这些底层的官吏们真得一个个不是东西透了!最后总结一下关键, 我知道我说得话悄然沉没在水里, 但是我要说:1、南阳农运会就是假的, 没有征求民意, 同时里面也不会有农民(当然, 你可以说里面有, 你让我死, 我有什么办法?)2、拆迁主体不合理。这已经超出了农运会的范畴, zf已经不好意思说是农运会了, 只好用“城中村改造”代替。
       实则就是圈地。地球人都知道。3、我代替父母签了字, 父母死活不同意(当时多次到拆迁指挥部说明我签得没有征得同意, 无效), 但zf强迫我干有违人伦的事。4、Zf说, 你不能让你父母搬走, 就要把你工作停了, 把你抓起来。并且威胁小心黑社会。5、Zf官员在拆迁之中黑了何止百万。例如, 他们可以当家把村里的道路算成房子瓜分, 他们可以自己做主给我们四米, 却给不了剩余的两米。6、即便现在我家被拆成了一片废墟, 即便现在我姐气出了心脏病住院无人过问, 即便现在父母在废墟上搭了一个窝棚居住, 政府在拆迁协议中写明的几十万一分也没有给。要脸么?不要脸!联系qq:1028650197, 如果需要我后面附上各种材料。本人承担法律责任。

友情链接: